Waldspitz餐厅,1903米

走平整滑道无法到达,只有通过越野滑雪才能到达,远离熙熙攘攘的世俗社会,眼前就是Wetterhorn、艾格峰和雪朗峰的壮丽景色。这家餐馆服务周到——该店主人Adi Bohren先生会热情地招待到访宾客。如何到达餐馆:乘坐雪橇,从费尔斯特开始,然后徒步行走30分钟去Bachsee湖,再下坡去Waldspitz。 更多

Chillon
在雪山上的夜晚

在雪山上的夜晚

犹如巨大的萤火虫,它们在夜晚穿过积雪覆盖的山峰上白皑皑的斜坡,然后不知疲倦地为第二天的奔跑做准备:这就是雪地车。在大马力履带式车辆驾驶室里的人,工作费心费力,孤独寂寞却又令人心醉神迷。如果想要让自己心悦诚服,那就作为副驾驶员坐在驾驶员旁边,在近旁亲自体会一下成为一个滑雪道整备员究竟意味着什么。 更多

Waldspitz餐厅,1903米

走平整滑道无法到达,只有通过越野滑雪才能到达,远离熙熙攘攘的世俗社会,眼前就是Wetterhorn、艾格峰和雪朗峰的壮丽景色。这家餐馆服务周到——该店主人Adi Bohren先生会热情地招待到访宾客。如何到达餐馆:乘坐雪橇,从费尔斯特开始,然后徒步行走30分钟去Bachsee湖,再下坡去Waldspitz。

Berghaus Bort,海拔1600米

在雪山上的夜晚

犹如巨大的萤火虫,它们在夜晚穿过积雪覆盖的山峰上白皑皑的斜坡,然后不知疲倦地为第二天的奔跑做准备:这就是雪地车。在大马力履带式车辆驾驶室里的人,工作费心费力,孤独寂寞却又令人心醉神迷。如果想要让自己心悦诚服,那就作为副驾驶员坐在驾驶员旁边,在近旁亲自体会一下成为一个滑雪道整备员究竟意味着什么。